流氓师表 3-4 - 优优色影院



  第003章出现意外
  刘小芸把我俩送到了六楼妇产科门前,这才离开,临走前还不忘挥着小拳头威胁我一番。真没看出来,看上去这么文静的姑娘,竟然也如此生猛,让我着实出了一身冷汗。
  “你还不进去,在这磨蹭些什么?”
  没想到刘小芸一走,这小妞立马就变脸,板起小脸瞪着我,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,哪还有刚才的楚楚可怜。
  我才不会傻得去当冤大头呢,赖在门口就是不进去:“你到底想怎么样,不会想男人想疯了,真拿我当你男朋友吧?”
  “就凭你也配,不要脸的臭男人,大色狼。”
  她柳眉倒竖,怒道,“你陪我去办手续,完事你就可以走人了,否则我就去揭发你跑女卫生间偷看女人的丑事。”
  “真的?那钱呢,谁出?”
  色狼就色狼,反正她这样骂我也不会少一斤肉。但如果是要我陪上医药费,那就比割肉还疼了。
  “你放心,我不会让你花一分钱的。”
  “那好,我就舍命陪君……女人一回。”
  我暂时放下心来,乖乖地跟在后面进了妇产科。
  一位中年女医生拿着韩雪的化验单看了一下,抬起头盯着我问:“你是她的什么人?”
  我还没说话,韩雪就在一旁抢着说:“他是我男朋友。”
  我只得老实的点头应道:“嗯。”
  可是心中发狠,既然是男朋友嘛,可不能光背了男朋友的债务,该占的便宜一点也不能少。右手伸过去一把搂住她的腰,这小腰还真是纤细,软软的,不知道伸进去摸会是什么感觉?本来还想在她的小脸上亲上两口,可愣就是没敢。
  韩雪小脸红朴朴地,使劲地想要挣脱我的狼爪,无奈被我抱得紧紧的,只得在我腰上狠狠地掐了一下,‘啊’我裂着嘴叫了起来,但是手上仍是不放松。
  “干什么呢?你们俩个给我正经点,这是在医院,不是在家里,可以随便胡闹。”
  女医生显然有些生气了。“你的身份证呢?”
  我一时有些犹豫:“怎么还要身份证?”
  “当然了。你是她的亲属,一会你还要签字担保的,没有身份证怎么行。要是出事了,我们上哪找你去?”
  我吓了一跳:“我忘记带了。”
  “那就回去拿,没有证明,我们是不会做的,她还是个未成年人你知道吗?”
  韩雪在一旁插话道:“我男朋友他是这里的老师。”
  “真没想到呀,你还是个老师。教师证呢?”
  女医生一脸的嘲讽。
  我狠狠地瞪了韩雪一眼,有些尴尬地掏出了钱包:“那还是用身份证吧。”
  “嘿。”
  韩雪直接回了我一个白眼,女医生填好表递到我面前:“签字吧!”
  我看着那张协议书,手一个劲地哆嗦,迟迟不敢下笔。
  “阿磊,你就快签吧。”
  韩雪轻轻的推了我一下,深情款款地说。听得我浑身直颤,抖落了一地的鸡皮疙瘩。
  “磊哥,你不会真的希望我有事吧?”
  她狠狠地瞪着我,嘴上却叫得越发的深情。轻轻地搂住我的腰,温柔地靠在我身上。左脚在桌下拼命地踢我,左手在腰上可劲的掐我,我架不住她的双重夹击,只得含泪签上了自已的大名。妈的,就好象是在签卖身契一样。
  “怎么现在知道怕了,当初干嘛去了,光知道快活了是吧?白白的还是个老师呢!”
  女医生鄙夷地望着我。“下去一楼交钱去吧。”
  妈的,老师又怎么了?我委屈地刚想把身份证拿回来,却被韩雪一把就夺了去,揣进了裤包里:“我替你保管着,你先下去交钱吧。”
  这一招斧底抽薪好狠啊,一下子就断了我的念头。我走到了门口又停住,向她搓了搓手,含情脉脉地说:“钱呢?”
  “拿去,多的算你的跑腿费。就没见过你这样小气的男人。”
  她从挎包里掏出一叠钱来砸在我的手上。
  我跑上跑下的好一阵忙碌,直到把她送进了手术室。临进手术室前,韩雪只对我说了一句话:“你最好老老实实地呆在外面祈求,我平安无事。否则……”
  一句话吓得我冷汗淋淋,这才感到腹部一阵阵的涨痛,刚才被吓跑的尿意又被吓回来了。
  我特意下到一楼的卫生间去方便,虽然墙上区别男女卫生间的字和图案都已模糊不清,但是没错,我确实没有进错卫生间。我被这小妞彻底的耍了。
  刘小芸盯贼似的看着我,好象是生怕我丢下女朋友私自跑了。我点了一枝烟,吐了她一脸的烟圈:“老盯着我干嘛,看上我了?”
  她皱着眉头怒道:“就你这种流氓给我提鞋都不配。滚开,别在这妨碍我工作。”
  “很好!我是流氓我怕谁。”
  我瞅瞅四周没人注意,飞快的在她脸上摸了一把,趁她还没反应之前,已经窜进了电梯。
  我从六楼的走廊这头走到那头是三十七步,又从那头走到这头还是三十七步。其中抽了半包烟,看了十次表。那位女医生曾经说过,这样的手术一般最多只要半个小时就行了。可是现在四十多分钟过去了,里面还是毫无动静。
  想着韩雪对我说的那句话,我有些着慌起来,跑进妇产科里问一位女护士。她看了我一眼说:“你是她男朋友?现在病人出了一点状况,手术时间要延长一些,不过不会有事的。”
  我看了一眼手术室紧闭的门,小心肝嘣嘣地乱跳。今年流年不利,大家都流行穿大红裤衩,我虽然没穿,总不至于这么倒霉到家吧?我抽出了一枝烟来,但是手一直哆嗦,点了好几次才把烟点燃。
  整整一个小时,我从长椅上跳起来冲进了妇产科。里面没人,看来全都进了手术室,难道真的出事了?我冲着手术室大门叫道:“医生,医生。”
  没人答应我。我完全慌了,不管不顾地用力敲响手术室的门:“医生,我是她男朋友,到底出什么事了?”
  “小惠,你怎么让人跑进来了。”
  手术室里终于有人说话了。“喂,外面那位病人家属,你冷静一些,这里需要安静,请不要影响我们的工作。放心,你女朋友不会有事的。”
  “真的不会有事吗?”
  我的喉咙嘶哑,已然带着哭声。
  “你先到外面耐心等一会,马上就好了。”
  我在手术室外徘徊,不断地祈求着,如来佛祖,上帝,真主,全都被我求了个遍。
  或许是我的诚意感动了不知哪一位大神。在我祈祷到一百遍时,手术室的大门终于打开了。


第004章无意偷窥(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蝉娟)
  一位女医生站在门口,解下了口罩对我说:“快进去吧,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家属。”
  韩雪一动不动地躺在手术台上,赤裸着下,身,隐秘处被两团卫生纸胡乱地盖着,两条洁白纤细的玉,腿被架得高高的,刺得我血往上涌,但一旁垃圾桶里的鲜血更让我心惊肉跳:“医生,她……她怎么了?”
  “病人刚才出血太多,有一些贫血,不过现在没事了。她现在麻醉的药效还没过,你先把她抱到床上来躺一下,过一会就自然就醒了。”
  我硬着头皮把她从手术台上抱下来,她的身子很轻柔,她的脸色很苍白,她才只有十六岁呀!我的心没来由的一阵心酸,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,用她脱在床上的裤子盖住她的身子。
  一回头,发现女医生有些惊讶地望着我。我问:“怎么了?”
  “你怎么还不帮她把裤子穿上?”
  “什么?要我帮她穿裤子?”
  我相信我没听错。
  “你不是她男朋友吗?又不是没见过,难道还要我们帮她穿吗?”
  我想这种时侯我必须申明一下:“其实我并不是她男朋友。”
  正在清洗双手的女医生明显生气了:“那你刚才在外面乱叫些什么?你这人怎么这样,叫你穿你就穿,哪来那么多废话?天气这么凉,冻着了怎么办?”
  今天还只是二月下旬,现在虽然是下午,外面的阳光也很温暖,但在屋内仍能感到丝丝的寒意。我对自已说:我也是被逼的,反正刚才就已经看过了,她正在昏迷之中,不看白不看,看了她也不知道。
  刚才在卫生间里什么也没看见,就挨了一巴掌。现在可以明目张胆的看,我反而不敢乱看了。我拿起小裤衩往她的小腿上套,白底的小裤衩上面还有一个可爱的咪老鼠,隐隐散发着少女神秘之处特有的芳香味道,再加上触手处光滑细腻,洁白如玉的,诱得我气血翻滚,全身发软,只有一处发硬。
  那个正在打扫卫生的女护士小惠,时不时便嘻笑着向我看来,让我更是紧张无比,手一个劲地哆嗦。
  小裤衩套到了她双腿间的时候,我实在忍不住,偷偷地瞥了一眼。天哪,这就是少女的神秘而美丽的花园。我虽然在成人片中看过许多女人身体,甚至我女朋友的身体我也研究过好几次,但都及不得眼前这个有如花朵般娇嫩的女孩一半的美丽。那一小丛淡淡地细草丛,纤细而柔软地散开着,草丛下两片粉红鲜艳的花瓣紧紧闭合着,中间那一条细细地沟壑便是所有男人梦想的归宿之地……
  啊,我口干舌燥,全身几欲爆炸,下面那东西坚硬得有如金刚钻,可以逢山开路,遇水搭桥了。只是在那花瓣旁一抹殷红的鲜血,触目惊心地展现在我的眼前,才使我猛然惊醒过来。
  抬头看那小护士,却见她正笑意盈盈地望着我,眼角的斜光直盯着我的裤裆,我的脸通红,急忙缩了缩身子,飞快的把韩雪的长裤给她套上,这才长吁了一口气,全身已是湿淋淋的,象是被人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。
  我一摸裤包没烟了,只得木然地坐在韩雪身旁,呆呆地望着窗外发呆。过了好一会,我感觉到她轻微的动了一下,阿弥陀佛,她终于醒了。我急忙想去扶她,却被她用手挡开,独自挣扎着坐了起来,有些惘然地望着四周。
  我说:“呃,那个……你还好吗?”
  “放心,还死不了。”
  她冷冷回道。
  “怎么,在生你男朋友的气呀?”
  小惠打扫好卫生走了过来.“你知不知道刚才你男朋友都快急哭了。”
  韩雪的眉毛一跳,异样地瞄了我一眼:“是吗?”
  小惠干脆坐在了韩雪身边:“刚才给你做手术时,因为失血过多,延长了手术时间,你男朋友在外面急得又叫又闹的,嗓子都哑了。刚才他进来时,我看他的眼睛都是红的,给你穿裤子时,他的手都还在一个劲地哆嗦呢!”
  “什么?”
  韩雪一下子张大了眼睛,转过身来瞪着我:“你帮我穿的裤子?”
  “啪”我还没来得及逃跑,便又吃了她的好大一耳刮子。
  哎,这女人也真是,哪来的那么多废话。害我一天之内,被同一个女人扇了三个耳光,而且全都打在左脸上,而我不但不能有丝毫怨言,还得做甘心情愿样。
  现在,我就乖乖地夹着尾巴,跟在韩雪身后出了医院,站在路边等计程车。一辆的士停了下来,她钻进了车里,我轻舒了一口气,低声道:“韩雪妹妹,你看我的身份证是不是……”
  “你先上车。”
  她看也不看我。
  “不用了,我家离这不远,我自已走路回去就行了。这是你的钱。”
  我把剩余的钱递给了她。
  她狠瞪着我:“我叫你上车你听见了没有?我告诉你,咱俩的事还没完。”
  司机不耐烦了:“到底坐不坐呀?”
  我说:“不坐了。”
  却被韩雪一把拖住衣领,拽上车来。
  车子栽着我们到了鑫源大酒店门前,韩雪让我和司机在车上等着她,她则进了酒店去退房。我看了看那金碧辉煌的大门,隔着透明的玻璃可以看到里面宽敞豪华的大厅。这可是全县最好的酒店,最便宜的房间都要好几百块钱一天,最贵的好象是要好几千了,总之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是不敢奢望的了。这小美女还真他妈的有钱,在医院里一出手就是二千,除了交医药费,还剩下一千多揣在我怀里。只是这钱实在烫手,我无福消受。
  韩雪很快便拽着一个行李箱出来了,瘦弱的身子在阳光下显得孤零零的,让人禁不住心疼。我问她:“现在去哪,是去车站吗?”
  “去你家。”
  她面无表情地说。
  “什么?”
  我差点便撞在了车顶上。“你还有完没完了。赶快把东西给我,咱们两清了。”
  她冷笑:“两清?我跟你没完,我的便宜全让你占光了。我告诉你,我要去你家坐月子,我刚做了人流,最少要休息一个星期,这七天之内你得好好伺候我,一个星期之后咱们各奔东西,互不相欠。”
  “不行,我一个大男人的。领了一个小女孩回去,那算什么。况且我已经有女朋友了。你还是赶快回家去吧,别再缠着我了好吗?”
  “这我管不着。我在这里没有一个亲人,我不找你找谁。”
  她倒是赖上我了。
  司机在一旁乐了:“兄弟,是不是在外面偷腥没擦干净嘴呀?”
  “关你屁事。”
  我和韩雪同时吼道,吓得司机再不敢吭声。我把钱丢在她身边,下了车,狠狠地合上车门,冲她吼道:“你慢慢地坐你的月子吧,哥哥我不伺侯了。不就是个身份证吗,有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  我昂首挺胸没走出去几步,就听到她在后面一字一句的说:“行呀,你走吧。过一会我就去找你们领导聊聊关于你的问题。”
  我立马停住,一个急转身,飞快地回到了计程车内。